2019全年码报资料大全

“爆款”思政課煉成記 陜師大思政課這樣“圈粉”

2019-04-12 09:31:59   來源:陜西網  

原標題:“爆款”思政課煉成記 陜師大思政課這樣“圈粉”

  
  快上課了。
  
  陜師大外國語學院的大二學生陳柯楠急匆匆趕來,手上拿著兩本書。一本是這節課的教材《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還有一本是俄語專業課書。
  
  上課地點是陜西師范大學雁塔校區教學五樓106教室。因為來得晚,她只能一直走到階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來。以前的思政課,大家都搶著坐后排的位置,來的越晚,座位越靠前。今年張帆老師的課,大家一反常態,這讓陳柯楠還有些不習慣。
  
  上課鈴聲一響起,投影儀上的簽到二維碼就彈出來,幾十秒時間,152位的課,就有148位同學完成了手機掃碼簽到。張帆老師迅速在APP記錄了4位未簽到同學的實際情況。
  
  因為曾經有隔壁老師“投訴”:張帆老師講課聲音太洪亮,內容又很吸引人,容易讓隔壁學生豎著耳朵聽,思緒也跟著張老師跑了。這樣的“投訴”,讓張帆有了“甜蜜的負擔”。每次上課前,他都要提醒學生把前后門都關緊。
  
  “冒熱氣”的課堂,讓理論“解凍”
  
  “土豆燒牛肉,大家愛吃嗎?”
  
  “愛吃!”臺下不少學生抬頭答道,臉上掛著一臉詫異的笑。
  
  “那給大家看首關于土豆燒牛肉的詩吧。”
  
  “鯤鵬展翅,九萬里,翻動扶搖羊角。背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郭。炮火連天,彈痕遍地,嚇倒蓬間雀。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飛躍。
  
  借問君去何方,雀兒答道:有仙山瓊閣。不見前年秋月朗,訂了三家條約。還有吃的,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張帆老師用俏皮的語氣讀完,讓大家猜猜這是誰的大作。
  
  哄笑間,同學們都相互討論起來,答案五花八門,還有人大聲說“不會是張老師自己作的詩吧。”
  
  張帆笑著扶了扶眼鏡說,你們一定猜不到正確答案。
  
  PPT上彈出的:《念奴嬌?鳥兒問答》毛澤東1965年秋。幾乎讓全班同學同時發出了驚愕聲。
  
  驚愕未止,背后的故事已在張帆老師口中徐徐道來。1964年4月訪問匈牙利時,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曾在演說中說,“共產主義”是“一盤土豆燒牛肉的好菜”。
  
  赫魯曉夫還說過:“我當過工人,那時候沒有社會主義,可有土豆;如今社會主義建成了,土豆卻沒有了。”
  
  原來此詩,正是毛澤東在蘇聯現代修正主義大論戰時所作。全詩最后二行,以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雷霆萬鈞之力對“蘇修”當頭棒喝。這種“土豆燒牛肉”式的共產主義,后來成了“蘇修”的代名詞。
  
  “赫魯曉夫圍繞土豆的幾次講話,體現的是當時社會主義國家對這個問題本身認識不清楚,從而導致對社會主義的庸俗化和人為矮化。”
  
  “越聽越覺得有意思!”坐在最后一排的楊美媛,小聲地跟旁邊的同學嘀咕了一句,在教材上寫下幾行隨堂筆記。
  
  看同學們意猶未盡,張老師又拋出一個新問題,“為什么社會主義國家都曾出現過對社會主義發展階段判斷失誤的情況呢?”
  
  PPT背景板上“沉默不是金,發言要用心”的字樣,幾十秒就被同學們的發言“彈幕”所覆蓋。
  
  馬寧靜:生產力低下造成觀念狹隘。
  
  白斯可:沒有先例,都是第一次。
  
  黨高平:資本主義對壘壓力。
  
  霍瀏湘:沒有結合實際,認識不足。
  
  何小麗:不能深刻的理解社會主義的本質……
  
  不一會,同學們討論的彈幕就刷過了幾屏。彈幕“飛一會”后,高頻詞被系統抓取,定格在屏幕上。結合同學們的答案,張老師又自然而巧妙的導入到鄧小平的社會主義本質論。順勢檢查上節課留的課后作業,讓大家談談鄧小平紀錄片的觀后感。
  
  大屏幕上,全班同學的名字滾動起來,所有同學出奇一致地抬起頭來,目不轉睛的盯著不斷滾動的名字。張老師鼠標一點,“張薇”的名字被定格在屏幕上。
  
  一段精彩的回答后,張薇名字旁的給分條,被張老師的鼠標滾到“+6”這一檔。“哇!”全班再一次同頻共振的默契,是給張薇的漂亮回答,也是給張帆老師爽快的給分。
  
  而另一位被點到的同學,卻因為顯然沒有看過紀錄片,無法作答,得到“-1”的懲罰。一位男生感嘆道:“這也太刺激了,以后課后作業也得好好準備。”
  
  熱鬧的課堂氛圍,蓋過了課間休息鈴的聲音。張老師毫無察覺地繼續講著,臺下也并沒有任何下課的躁動。后排原本打算來“上自習”的同學,帶來的其他專業課書,到下課也沒有顧上翻開過。
  
  教無定法,貴在得法
  
  張帆喜歡用活生生的史料、大量鮮活的材料,讓“一綱一本”枯燥的教材語言,變成符合學生認知結構、活生生的教學語言。讓思政課直面現實,充滿時代感。
  
  一位下午原本有些犯困的男生說,“張老師這樣的激情教學法,讓人很難在課堂上走神,不自覺就聽進去了。”
  
  張帆認為,要想讓思政課“圈粉”,首先要知道“學生想要什么”。只有了解學生所需,才能提供學生所求。所以,為在校學生“畫像”,成了張帆的必修課。
  
  當下在校的學生,都是伴隨著網絡時代成長起來的一代,對于趣味性、互動性、發散性等,都有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很多時候,老師是在跟手機搶學生的注意力。讓課堂內容占領手機這個重要載體,很多學生沒法在手機上分心玩別的,抬頭率自然會高一些。”陜師大去年引進的“學習通APP”,張帆算是用的比較6的老師。
  
  但是,讓學生抬起頭來,只是第一步。如果沒有“干貨滿滿”的授課內容,持續吸引他們,那么這種抬頭率很快會反彈,或是演變為學生們沒有靈魂的放空。
  
  “想給別人一碗水,你自己至少要有一桶水。”張帆說,對于思政教師而言,更要明白“自己有什么”,無論是理論的修養,還是實踐的總結,都要下足功夫。
  
  “教學是一項永無止境的事業。學生從80后變成90后,再到現在的00后,教學方法也必須不斷更新。”為了保持與學生們在同頻對話,張帆心里隨時繃著一根弦兒,不斷從生活中積累教學素材。
  
  在張帆的課堂上,同學們可以聽到“土豆燒牛肉”式的故事,也可以聽到“舌尖體”的舉例論證,還可以感受到課堂刷彈幕的快感。“無論是什么元素,只要對教學有益,我就把它加入課堂中。”
  
  上課,是個傳播的過程。當前思政課面臨的是,一對百的傳播現狀,和學生接受方式的轉變。有了好東西,更要知道怎么給學生。才能讓好內容,也有好的“到達率”。
  
  張帆把思政課教學比作談戀愛,如果你送了一個東西給心上人,但是這個東西送的方式不對,硬邦邦地塞給對方,人家不見得會接受,接受了也不見得會開心。
  
  “學生聽不聽課,多半取決于任課教師講得好不好。如果教師只是照本宣科,不在方式和方法上創新,很難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張帆發現,有時只需改變一下講課的方式,效果就會大不相同。
  
  在張帆眼中,任何新手段能否成為教學的“幫手”,關鍵在于教師能否從中找到合適的教學方式。尋求學生能夠接受、愿意接受、喜歡接受的教學方式,和對教材內容不斷深入的學術研究并不矛盾。
  
  “思政課的教學,更多的是通過這門課,要學生了解國情和國史,然后明白我們當前所走發展道路的歷史必然性,從而衷心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和社會主義道路。”他認為,一門學科帶給學生最大的收獲,在于其深邃的思想和正確價值觀與情感。感性體驗必須和理性認知相結合,才有可能真正得到深刻的理解和穩定、持久的認同。
  
  從有意思到有信仰
  
  張帆老師的開學第一課,就給英語文學專業的大二學生陳曦昊留下了深刻印象。
  
  “為什么會有思政課?”這個問題,是從小在西安“五大名校”一路頂著應試壓力長大的她,從來沒有認真去思考過的。
  
  而那一堂課,讓自詡是“自由主義”的陳曦昊,第一次想要真正去了解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
  
  陳曦昊坦言,她跟很多正處在叛逆期的大學生一樣,“越弘揚什么是對的,越抗拒去吸收什么,生怕自己被洗腦。”
  
  但是,聽了張老師的幾節課后,她覺得教科書里的那些詞條,不再那么假大空,而是關乎著整個國家的命運,也可以指導自己的人生實踐。在她心里,張老師這個“寶藏老師”,上課有趣的同時,能不斷拓寬她對社會的認識。
  
  所以,當張帆老師在班上問誰愿意去嵐皋參加關于精準扶貧的實踐調研,陳曦昊和同桌一起跑去報名。但每班僅有一個名額,男同學紳士地把機會讓給了她。
  
  4月8號,陳曦昊如愿坐上了去往陜南的校車。車上,同學們討論為什么來參加調研,陳曦昊說,成天在新聞上看到精準扶貧,但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西安女孩,她覺得扶貧離自己的生活特別遙遠,而且她是帶著些許“懷疑”來的。
  
  6個小時的車程,讓好多同學一路感慨嵐皋的偏遠。車子越開,窗外的景致就越天然,漸漸沒有了城市浮華的廣告牌。到偏遠的地區,就只剩“精準扶貧”“掃黑除惡”等標語掛在山上、或是村莊的墻上。
  
  陳曦昊望著車窗外高聳的橋墩出了神,她想,這一座座投資巨大的橋,一條條通往偏遠山區的路,還有這些大紅色的標語,就是具象的“黨的身影”。
  
  去扶貧魔芋廠、制茶廠實地調研,和陜師大駐村工作隊座談,不少同學感覺跳出了自己平時的小圈子,發現農村的廣闊天地,大有大學生施展能力的舞臺。
  
  新聞傳播學院的同學可以幫忙策劃宣傳,食品專業的同學可以助力農村食品深加工……31名來自各個專業的成員,熱烈的討論起了自己專業在農村的存在感。
  
  到貧困戶家里入戶調研,讓平時自嘲是“都市貧困女孩”的陳曦昊,第一次近距離地觸摸到“貧困”二字的真正面孔。從貧困戶家里出來,她就跑去問村支書,“我是學英語的,能為村上做點什么?”
  
  村支部的墻上,密密麻麻的貧困戶名單,已經有80%已經脫貧。這讓曾經很欣羨西方國家制度的陳曦昊,第一次體會到什么是“社會主義國家制度的優越性”。
  
  回程的路上,化學專業的大二學生趙奕丹也感嘆道,雖然自己來自農村,但對精準扶貧的現狀并不了解,這一次的調研,讓她看到了“肉眼可見”的國家力量。她希望,這樣的實地調研,以后能有多一點。
  
  “在這個縹緲迷茫的年紀,特別想去真實的事業中體現自身的價值,我甚至有了想去當大學生村官的想法。”陳曦昊說,這樣真實可感有意義的課外實踐,抹去了她過去很多對黨和國家無知的偏見,也讓她開始認真審視自己未來的人生選擇。

編輯:徐小丹

CopyRight 2008---2018 @ 陜西《陽光報》社 版權所有  陜ICP備10202357號-1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29-86225201 029-63907152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西安市北關正街6號    聯系電話: 029-86225201
陜西菲格律師事務所 楊韜 13109502054   陜西志功律師事務所??白山虎?13319218793
2019全年码报资料大全 广东时时代理 时时彩后三特殊号豹子 幸运5星彩走势图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大乐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11选五福建一定牛 3d近2oo期走势图 河南中原风采22选5新开奖 求新时时彩高手一起玩 时时彩快速查看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