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年码报资料大全

陜西留壩:小小扶貧社,“撬動”鄉村治理大棋局

2019-04-11 09:44:35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陜西留壩:小小扶貧社,“撬動”鄉村治理大棋局
 
   
 
    “今年香菇掙了5萬塊吧?”
 
    “至少6萬!”曾經的貧困戶賈俊明,不好意思地“糾正”村干部,紅色工服映得臉色更加赤紅。
 
    “多虧有了扶貧社!如今我只管把香菇種好,不愁賣了。”正在留壩縣馬道鎮沙壩村大棚里采摘冬菇的賈俊明滿懷笑意。
 
    “扶貧社”全稱“扶貧互助合作社”,是陜西省留壩縣打造的新型村級互助合作平臺。“扶貧社在留壩全覆蓋,脫貧攻堅立了大功,也是鄉村治理好抓手!”留壩縣委書記許秋雯說,在村黨支部領導下,扶貧社集生產經營、村務管理、公益服務于一體,不僅成為“永不走的扶貧工作隊”,也讓村集體經濟不再空殼,讓鄉村振興有了主心骨。
 
    村級黨組織成為造血“源動力”
 
    “所有彎路都走過。”56歲的沙壩村黨支部書記余海兵是個想把農民帶起來共同致富的人。“從2012年到2015年,我們為把村集體經濟搞起來,養過竹鼠,種過香菇,但是年年虧本,屢戰屢敗。”
 
    “還不是不會管理,不懂市場!”余海兵用兩個“不”概括屢戰屢敗的原因。
 
    集體經濟空殼,村干部說話沒底氣,村級組織陷入干事沒實力、管理缺手段、服務少平臺的困局。脫貧攻堅要變輸血為造血,黨的村級組織有力量,造血才有“源動力”。為此,2016年8月,留壩縣探索依托村支部組建集生產經營、公益服務于一體的村級扶貧互助合作社。
 
    貧困村沙壩是首批試點村。按照扶貧社的架構,村支書余海兵擔任扶貧社理事長,村主任擔任副理事長,駐村第一書記擔任監事長。縣鎮以上涉農項目資金由扶貧社承接,工作內容分為生產經營和公益服務兩大類,生產經營類包括建筑工程、種養業技術指導和市場開拓、旅游開發、電子商務運營等;公益服務類包括自來水管理、環境衛生保潔、紅白喜事服務、扶貧互助資金協會管理等,共同構成一個新型農村生產、服務綜合體。
       
    “生產經營類服務隊負責掙錢,由村上能手領辦,負責組織村民開展專業生產。例如香菇生產隊、養蜂生產隊、建筑生產隊等,要保證貧困戶、普通村民在生產隊勞動,按工收益,一個大工一天160-180元,小工100-130元,保證有活干。”余海兵說,“扶貧社建立激勵機制,領辦人收入與效益掛鉤。”
      
    為支持扶貧社,留壩建立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項目代建制”。將30萬元以下、工程技術簡單的村組道路、農田水利、環境整治等建設類項目,以委托代建的方式交由扶貧社組織實施,“短平快”增加村集體和貧困戶收入。“成立扶貧社后,只用了兩個月,村集體就積累了10萬元。”余海兵說。
    
    為解決扶貧社啟動資金難題,留壩縣貼息為每個扶貧社提供30萬元貸款,為每個扶貧社的扶貧互助基金協會提供資本金30萬元,向貧困戶發放小額互助資金。既鼓勵貧困戶,也歡迎能人大戶入股參加協會,根據股金份額參與分紅。
     
    依托扶貧社,沙壩村瞄準市場有組織地發展生產。香菇生產隊的領辦人負責組織村民種好香菇,政府扶持引進龍頭企業解決產前、產中、產后服務。2016年底,沙壩村扶貧社成立當年就盈利,入股村民破天荒領到了分紅。
   
    再后來,扶貧社引進企業辦起菌袋加工廠,為本村及周邊種植戶提供香菇菌袋。加工廠年產菌袋100萬條,扶貧社每條提留0.3元,僅此一項扶貧社一年就收入30萬元。
  
    如今,除了食用菌,沙壩村里還同時發展養雞、養豬、養蜂等產業,去年人均增收4000元。

 
    據統計,截至2018年底,留壩全縣73個扶貧社實現村集體積累320余萬元,4000余戶群眾分紅530余萬元,帶動全縣貧困戶人均增收3900余元,實現了貧困群眾增收和村集體積累“雙贏”。
 
    村集體不再“空殼”,村民平時出工有工錢,年底還能領分紅,村支部由此成為“造血脫貧”的主心骨。余海兵說,“跟著村支部,脫貧有盼頭,村民真正信任我們了!”貧困戶不再被動等靠要,而是響應支部號召積極參加扶貧社,呈現整村推進、長效脫貧好勢頭。
 
    上聯企業、下接農戶的樞紐
 
    “一只雞凈收入28元,扶貧社提留3元,養雞戶得25元。”聽著村支書介紹情況,一旁的大個子李春濤憨厚地笑著。他家一年兩茬3000只雞,僅養雞一項就完全脫貧。
       
    貧困戶李春濤養雞是“訂單代養”,是小留壩村扶貧社的“林下土雞散養示范基地”與“山城公司”的合作扶貧項目。2018年,僅此一項,李春濤的年收入就突破七萬元。“雞舍是扶貧社建的,雞苗、防疫、飼料、保險、銷售都是公司的,他只負責養好雞就行了。”村支書說,小留壩村像李春濤這樣的養雞大戶有16家。
      
    提起“山城公司”,留壩人無不贊嘆,“楊茂華可不是個簡單的人。”2015年,留壩縣開始給各村派駐扶貧干部,當時還是縣稅務局干部的楊茂華找到領導要求“去最爛的村”扶貧,“要是兩年弄不好,一分錢工資都不要”。說到做到,楊茂華僅用一年時間就把所在村的養殖業發展起來。
       
    后來許多村干部找到縣里,要求給他們也派一個“楊茂華”。縣領導一合計,農村產業發展缺的就是“楊茂華”這樣有頭腦懂市場,能解決“農民賣難”的“農業經紀人”。在縣里支持下,2016年,楊茂華領銜組建了“山城農特產品有限公司”。
       
    那一年,他帶著村干部北上西安,南下成都、重慶,逛市場、進超市,一路考察各地農副產品市場行情。回來后,公司整合全縣農特產品,利用電商平臺等方式打包向外銷售,僅用4個月時間,“把全縣貧困戶家里能賣的農產品都賣了”。
       
    目前,留壩扶持了7家像“山城公司”這樣的龍頭企業。扶貧社與企業簽訂銷售合同,并組織農戶生產,管控質量,提供合格農產品。企業給扶貧社支取一定服務費作為集體收入。
       
    “龍頭企業+扶貧社+農戶”模式,將企業、扶貧社、農戶聯結在市場化的產業鏈上,扶貧社成為上聯企業、下接農戶的樞紐。通過扶貧社,小農戶實現了與大市場的對接。2018年,留壩縣73個扶貧社與龍頭企業簽下土雞、土蜂蜜、食用菌等訂單194筆,與貧困戶簽訂合同1425份,線上線下銷售農產品1億元,蹚出一條“做特、做優、賣上好價錢”的特色農業發展之路。
       
    一大早,李小斌就趕到留壩武關驛鎮武關河村食用菌大棚邊守著,因為這里冬菇正在采摘。中午在地頭收完裝車,下午就空運發到成都、拉薩、三亞等地。“留壩溫差大、海拔高,香菇質優口感好,非常搶手。”李小斌所在公司是漢中一家經營食用菌的專業公司,是留壩香菇的收購大戶。
       
    “今天香菇一斤能賣到5.5元。”聽了李小斌的話,一旁的香菇種植大戶韓鵬笑了。韓鵬曾是西安一家酒店的經理。2017年春節,回家的韓鵬發現縣里對返鄉創業扶持力度非常大,萌生了返鄉創業的念頭。經過認真盤算,韓鵬領辦了武關河村扶貧社香菇生產基地,除了自己的香菇,還托管15戶貧困戶和普通農戶4萬多袋香菇。他說,除了資金技術扶持,通過扶貧社,“只要種出了香菇,負責銷售的人馬上就來,不愁賣。”
      
    “一年掙20萬元沒問題。”韓鵬說,“老板等著拉香菇,棚里有人在采摘,讓人心里踏實。”

 
    “冬寒突升溫,蜂群太興奮。擁擠來回勤,少量帶足粉。請教師傅們,影不影響群?”看到微信信息,許秋雯哈哈笑了。這是“留壩養蜂人”微信群里,一個叫王禮朝的“菜鳥”在向“大咖”們請教,并上傳了一段蜂群的微信視頻。這樣的產業發展技術交流微信群,許秋雯的手機里有六七個。很快就有技術人員在群里回復,“畢竟是冬季,回暖三五天,你的蜂場附近有枇杷開花,工作蜂興奮,不會影響群。”
 
    在馬道鎮龐家嘴村,技術人員笑稱的“養蜂博士”,是曾經的貧困戶、如今遠近聞名的養蜂大戶龐欣榮。在龐欣榮的示范帶領下,龐家嘴村農戶整體實現了養蜂致富,笑稱“日子真的比蜜甜!”
 
    公共事務還是要發動農民自己辦    

    
在干凈整潔的大灘村楊家溝組,看不到垃圾,看得到的是清亮的溪水,小院里花木整齊,廁所洗漱間清潔衛生。
 
    “村級環境治理時,有村民家拉出去的垃圾廢物有20多車。”村干部說。
 
    “農村問題還是要農民自己來解決,要明確誰才是鄉村治理的主體。”許秋雯說,“過去村集體沒有一分錢積累,村委會作為鄉村治理的組織和實施者自己都是‘貧困戶’,無力面對群眾訴求。”如今,扶貧社從制度層面創新村級組織的管理運營模式,集體經濟不再空殼,說話有底氣、干事有平臺、管理有手段。“扶貧社實質就是村黨支部領導下的農村集體合作社,是黨在村一級各項工作的承載主體。”

    以前河堤、路旁到處都是生活垃圾,基礎設施“有人建、有人用、無人管”,村里開會沒人來,村干部說話沒人聽。有了扶貧社,有人管事、有章理事,最重要的是有錢辦事。如今,村村建起了“德美屋”,環境治理標準化、制度化,由村民代表組成評委會,將“勤、孝、善、誠、儉、禮”放在評比中,納入扶貧社的日常工作。村干部說,“得分低的村民都不好意思簽字”。村民可以用“善行義舉”積分,在扶貧社的“德美屋”里兌換扶貧社出資購來的“米面醬醋茶”等生活用品。
      
    “根據項目代建制度,以前由私人包工承攬的項目交由扶貧社實施,明確規定村干部不能領辦扶貧社營利性生產服務隊。”許秋雯說,陜西省委領導聽取匯報后贊嘆留壩“破解了基層防范微腐敗的難題”。
       
    陜西省政府參事鄭夢熊認為,留壩扶貧社模式叫響了農村集體經濟,有利于破解農村“有集體無經濟”的發展困局,為脫貧攻堅帶來新動能,也是實施鄉村振興的有力抓手。
       
    留壩的好山好水好空氣,吸引來的度假客越來越多,尤其是夏天,周邊和全國各地來秦嶺深處避暑的人絡繹不絕。留壩縣推進全域旅游,進一步加大鄉村環境治理力度。在大灘村楊家溝組,村干部說,旅游發展中老百姓深刻體會到,“你不改變,人家游客就不來你這兒。”旅游業的倒逼,加上依托扶貧社,村支部組織村民互相監督互相促進,鄉村清潔衛生難題迎刃而解。
       
    隨著游客越來越多,留壩的優質農產品價格一路看漲:土雞一只賣到七八十元,西洋參一斤賣到四五百元,土蜂蜜更是由以前的每斤四五十元漲到一二百元……

編輯:徐小丹

CopyRight 2008---2018 @ 陜西《陽光報》社 版權所有  陜ICP備10202357號-1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29-86225201 029-63907152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西安市北關正街6號    聯系電話: 029-86225201
陜西菲格律師事務所 楊韜 13109502054   陜西志功律師事務所??白山虎?13319218793
2019全年码报资料大全 麻将28杠比大小规则 财神捕鱼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图网站 网站赌龙虎庄家控制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玩时时彩稳赚方法 三公出千最简单的方法 威尼斯飞艇下载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现金 云顶娱乐平台